St.等伞

◤»欲速则不达
»北米/别的暂时不想写
»心存希望 闭眼奔跑◢

©St.等伞
Powered by LOFTER

STARVING

我希望人类可以早日发明一种机器让我想到什么就可以转换成文字……这样我就能日更千字了(痛哭)

一个半夜记梗,就是把自己零零碎碎记在本子上的话打下来。标题的意思是我饿!

 

Time Flyer

没错,就是radwimps的なんでもないや里面那句僕らタイムフライヤー 时を駆け上がるクライマー(我们是time flyer(时间旅行者)   追逐时光的攀缘者)的那个time flyer。不是时空穿越题材。

cp:Dover(无特别说明我的Dover都是仏英)

Summary:我不会写summary!!!我只会写一大段

我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睁开眼。

我按照惯例问道:“你是谁?我在哪儿?现在是什么时候?”然后伸手去掏睡衣内袋的纸条。它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即使它只能知道我睡着前的时空定位。

他用温柔而坚定的力量按住我的手,回答:“我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你在你最爱的人怀里。现在是永恒。”

上弦月之信

(脑洞在一个我肚子疼,上弦月很美的夜晚跳出来。听到隔壁班一个女生说:“今天晚上月亮好美啊。”莫名有些生气。这么美的月亮,要是只有我一个人独享多好啊。)

cp:米加

Summary:这个压根不叫summary啊喂(摔)就叫预告好了

我的腹部传来一阵阵疼痛,像钝了的刀子。在这疼痛中我爬向冰冷的书桌,抓起没有温度的笔给他写信。指尖不住地颤抖,目之所及,体之所感的一切都是疼痛的化身。

你那里能看见月亮吗? 

我停顿一下,反正这封信也不会寄出去,但我还是写了。

我能看见很美的上弦月,有一点像斯蒂芬·金的科幻小说。

我写了一堆没用的废话,最后我提笔刻下,“上弦月很冷,它不会告诉你我想你。”

Patient

(双关,感觉应该是一个不会写的故事。以下是先想到以及最想写的部分,与主题和大部分情节关系不大)

cp:Dover

那只吸血蝙蝠或许已经死在了不远处。亚瑟这么想着。他的小腿真的被划开了一道挺长的口子,然后是最危险的事情——血液开始从伤口渗出。他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去舔舐。那是一种带着铁锈味道的甘美,象征力量的暗红像一条奔涌的小溪汩汩流出,而他沉沦在饱食的迷乱中。

他几乎是痛苦地直起身子。这仍然是人类的血液,而再过几天它就将变成陈腐无味的白开水——或许连白开水都不如。但他终究还是饱餐了一顿,最后一次,不伤害任何人。

雨在雨林里下得极其聒噪,一滴雨水不知要经过多少片叶子才能到达地面。他的伤口已经用止血贴贴上,给他准备药品的美国助手在他的药箱里放上了海绵宝宝图案的邦迪,使他为世界的幼稚不寒而栗。

他闭上眼睛听着那噪声。毒液仍在他体内随着血浆流转,他比谁都清楚这一点。然而此刻亚瑟·柯克兰只想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雨在涤荡他的灵魂。

过了不知道多久,雨忽然安静了。外面只有间歇的树叶之间的自由落体声音。亚瑟站起来,努力使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

“弗朗西斯,雨停了,我们走吧。”、

出去吃巧克力了。饿死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更新。不要抱希望。我也想自己能更新啊。真的好希望有这么一种机器。我不喜欢语音输入,觉得自己好老。
然后这个记梗永远不会写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