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等伞

◤»欲速则不达
»北米/别的暂时不想写
»心存希望 闭眼奔跑◢

©St.等伞
Powered by LOFTER

薄荷巧克力

*cp米加,莫名其妙流短打
*考完了,谁都不能阻止我把巧克力当饭吃

“你是不是从来不睡午觉?”
马修•威廉姆斯揉着惺忪的睡眼,家具在眼中有不同程度的扭曲,迷离而荒谬的雾阻挡着视线。他的耳朵捕捉到阿尔弗雷德把鞋子粗暴地扔在地上的声响,还有浴室畅快淋漓的水声。阿尔弗雷德穿着深蓝色的卫衣攀上沙发。
阿尔弗雷德暂时没有回答,把桌子上一个什么盒子的包装弄得刺刺作响。午后的客厅,马修躺在绿色沙发上,没有开灯,薄纱窗帘如鬼魅似的浮动。
“你怎么不说话?嘿。”马修支持自己的身体往上挪了一些,一股久睡的眩晕袭击了他。
风在房子里肆意冲撞,像闯进酒吧里的疯牛。红色和棕色的光亮交错着闪过眼前。
阿尔弗雷德迅速把什么东西塞进了嘴里,扑过去按住了马修。
“就这样,别动。”阿尔弗雷德在马修困惑的眼神包围下吻了他,一个漫长而甜美的吻,期间带着山间薄雾的呼吸。风声消失了,被长期当作背景音乐来无奈忍受的车声也被滤去,拧成一股意识的麻绳,在双唇交接处点燃的火焰中燃烧殆尽。他们的卫衣压在一起,堆叠出波浪一样的褶皱。
“你在吃什么?薄荷糖?”接吻结束后噪音重新如潮水般涌来,马修感觉着自己舌尖上残余的香气。
“巧克力?”
“是薄荷巧克力。不过你不能吃太多。”阿尔弗雷德坏笑着把另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再次和马修接吻。刚睡醒的马修,脸颊柔软,藏匿在乱糟糟的金发里的耳朵像刚刚出生般惹人怜爱。
“怎么想起买这个……不好吃吧。”马修转过身子,阿尔弗雷德揉着他的耳朵,脸埋在他的颈窝,“你的鼻子真冷。”
柔软的光打在马修的深绿色针织毛衣上,看上去像苔藓森林。
“你又去打球了啊。”阿尔弗雷德的金发还没有完全干燥,马修喜欢他扑到沙发上的样子。
“总算放假了,我不想看你进门,因为实在是太想你了。”阿尔弗雷德吻了吻马修的脸颊,“欢迎回来。看在你今天这么秀色可餐的份上,我原谅你无视我的26个电话。”
“你知道我午睡的时候从来听不到电话。”马修脱掉衣服,年轻的男孩们肌肤相亲。马修双臂环抱阿尔弗雷德,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阿尔弗雷德伸手剥掉另一块薄荷巧克力的包装,把绿底印着银色安第斯山脉的纸扔到地上。
薄荷的香气在他们的口腔扩散。比起牛奶巧克力,喉咙里少了一分糖分带来的干涩,甜味在舌尖就小鹿一般逃走。甜美经过了舌尖,然后一如林间薄雾在金色阳光下消散,什么也没有留下。
风掀开窗帘使男孩们的视野忽明忽暗。阿尔弗雷德咬着马修的嘴唇,让自己的意识云游很远很远。马修最近大概没少失眠,黑眼圈占据了不少面积,反而让雀斑没有那么明显。他忽然对打扰马修久违的酣睡感到一丝沉重。
第三块薄荷巧克力,香味在舌尖掀起淡绿色的小漩涡,马修咂咂嘴,又把眼睛闭上。
“阿尔弗,今天晚上让我睡觉。我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摊上了一个课题,昨天才睡了一个小时。”
阿尔弗雷德眯了一下眼睛,用手指梳着马修的头发,露出加利福尼亚阳光海滩般的微笑:“好好休息。”
“四点钟我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五个月没见你,”巧克力在舌尖彻底融化,马修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接下来那一个小时,我就在想着现在,你知道吗。”
没有回答。阿尔弗雷德傻了一样盯着马修的眼睛,没有颜色,金色的睫毛没有精神地低垂着,只有一片圆形的光晕。
“我在想,假如你要到西部去发展怎么办,我要回温哥华的话怎么办。你就没有想过吗?明年你就毕业了,还有很多事情…总是担心得睡不着,上课的时候又打瞌睡,打球的时候也不尽兴……”马修接着说,话语消失在寒冷的空气里。他在快要睡着的时候总是会说很多很多的话。
阿尔弗雷德凝神想了一会儿,然后四平八稳地回答:
“马蒂,我们假设一下,假如明天我们经过的街道有一场人/权游行,然后一个持枪的疯子就这么闯进人群乱开枪,一颗子弹穿过我们的心脏,会发生什么事?”
“会死啊。到甜美的天国去。”马修低声回答。
“既然你都不知道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担心这么多也是没有用的。只会让自己做不好每件事。我和你说过吧,我们宿舍有一个中国的留学生,”阿尔弗雷德笑了一下,“王耀,他说过中国有一句老话,‘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我想就是这个道理。活在当下,到了岔路口就让自己聪明点选了再说吧。”阿尔弗雷德用手指在马修的锁骨上篆刻下这句话,马修点了点头,伸手剥了一块巧克力,喂进了阿尔弗雷德嘴里。

“你好好休息吧。”阿尔弗雷德吻了吻马修的额头。
“你去哪儿?”马修艰难地从香芋紫的薄毯子里抬起头。
“哪儿都不去。就在这里。”阿尔弗雷德转过头来,眼睛里盛满窗户外投射的流光。
“还有一件事,吃过薄荷巧克力的事情,忘掉好吗?”阿尔弗雷德把剩余的巧克力扔回房间的桌子上,房间里传来空远的回声。
“明天就不记得了。”马修吃力地笑笑,薄荷巧克力的香气已经回味不起来了。
只记得甜甜的又会慢慢融化,像薄荷糖又像巧克力,一点都不好吃,却很迷人。

写完。
----------------------------------------
慢慢写到现在的一篇……写得很混乱自己也有不少退步,对不起。
刚开始就是想写一个甜的短打,速战速决那种,但是我果然就是不明白自己要写什么样的故事,所以写得很糟糕,到后来都不好意思打上一个FIN。这个学期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把自己的一些感受也写进去了。虽然很粗糙,也词不达意,但是还是感谢你读到了这里。谢谢。
另外,在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把一盒安迪士(薄荷巧克力的牌子)吃完了……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