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等伞

◤»欲速则不达
»北米/别的暂时不想写
»心存希望 闭眼奔跑◢

©St.等伞
Powered by LOFTER

盐柠檬糖

*米加,OOC有
*试图把自己的爱和迷惘倾泻在文字里,爱属于他们,迷惘属于我。

马修·威廉姆斯又一次停顿下来。这次他咬住的不是自动铅笔金属味道的笔头,是他没有修剪的指甲。
“我还在跟着他。忘不掉他。”
他在日记本上写,把自动铅笔在桌上敲了三下。
“我着迷了。可能是。”

八月的午后,闷热的空气像地铁口的风从四面八方掀起。马修手里提着一袋从便利店买来的盐柠檬糖,他多日未有安眠,发红的眼睛躲在眼镜片后。他不远的前方,那个被趾高气昂的头戴式蓝色耳机笼罩的家伙,和太阳一样热烈夺目。
阿尔弗雷德。马修心里默念着这个他从来不需要想起的名字,很快就不敢把他的姓念出来。一个让威廉姆斯逃离光明甘愿做他不被知晓的影子的名字。
阿尔弗雷德做了什么?

一个月前,马修在便利店减价商品的架子前徘徊。他花了太多的钱买一大罐家乡寄来的枫糖,只能靠减价的饭团和速食面度日。阿尔弗雷德就在这时出现。他戴着蓝色耳机走进来,球衣外面套着连帽衫。马修一不注意撞上这个充满热情的家伙,中断了他的选择困难症。阳光帅哥笑了——在大学里还有这么个可怜人。空气变热,马修手心开始冒汗。两人对视了一会儿,阿尔弗雷德的眼睛是一片让人安静的蓝。忽然他笑了,顺手挑起一包糖果,付款,扔进马修怀里。
“撞到你不好意思。”他的笑容照亮了他的脸和那一头湿漉漉的金发。说完他就鬼影一样消失在门外。马修再也想不起来他是不是什么也没有买。
那是一包盐柠檬糖。包装强调鲜明的蓝色和黄色,洋溢着似乎于马修而言太过轻盈的活力。

从那以后,阿尔弗雷德就常常出现在马修的周围。是因为他太引人注目?时间表刚好相近?
马修开始偷偷跟着他,第一次没有被发现,于是后面也进行得很顺利。
那晚是马修第一次梦见他。奇怪的是那个梦都快和现实混淆。梦里马修一如既往在图书馆里看着旧书,阿尔弗雷德走进图书馆。他戴着蓝色头戴式耳机,从柠檬黄的书架上取下一本书。忽然他看见马修,微笑一下,把那本书扔进马修的怀里。
马修惊醒,在凌晨两点半。他把那包盐柠檬糖撕开尝了一颗。颜色混乱而浅淡,在舌尖久久盘旋,不愿融化。仿佛海风一样把自己和其它糖果割裂开的鲜明和锋利,让他的舌头微微发疼。

    被跟踪的阿尔弗雷德去借书,买杂志,吃饭,他总是会碰见熟悉的人,和对方娴熟地寒暄起来,但是他总是一个人听着歌。
他会听什么歌呢?要是有个人和他聊聊天该多好。一个人走,连话也不说一句。

他持续性地梦见阿尔弗雷德,在凌晨四点惊醒。醒来他就打开那包盐柠檬糖,品尝他的孤独。
后来他找到阿尔弗雷德的推特账号。阿尔弗雷德有不少高级爱好,和自己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马修鼓起勇气找他闲聊,其实自己心里也明白他们并不能聊到一块儿去。
他并没有告诉阿尔弗雷德自己是谁,因为这对于阿尔弗雷德没有意义。

天太热,马修感到柏油路面在熔化。他恍惚一下,回过神来却看见阿尔弗雷德在看着他。眼睛对眼睛。他的心脏没有防备,不争气地咚咚咚跳起来。
今天的太阳太烈了,像煮开的水一样滚烫。学校里刚修剪完树荫,一切都暴露在阳光下,一览无遗。
“……”阿尔弗雷德停下脚步,他把耳机摘下,挂在脖子上,“你在跟着我。”
“……”马修觉得无处可逃,眼镜架压着他的发尾,卷起的弧度挡不住他的眼睛。他回答以墙壁一般的缄默。
阿尔弗雷德回过头望他。马修快步走进图书室,阿尔弗雷德寸步不离。这里的冷气丝毫没有起到镇静的作用。
“我不觉得害怕。”阿尔弗雷德似乎在对着空气说话,“这很奇怪。你明明什么话都不说。”
沉默。
“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跟着我?”阿尔弗雷德凑得近了一点。马修觉得眩晕,出虚汗。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
“如果想认识我,不用这么谨慎。”阿尔弗雷德从牛仔裤袋子里摸出手机,“喏,这是我的推特。”
我知道!马修在心里说,却在不断地颤抖。他把目光聚焦在图书室的不同角落,但是阿尔弗雷德离他的距离不允许他左顾右盼。
“我没法解释……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马修垂下头,吞吞吐吐地说,“可能是因为好奇。”
“人类观察的爱好者?挺有意思啊。我也想认识你。”阿尔弗雷德给了马修一些空间。
“我用推特。”见马修不说话,阿尔弗雷德一脸开朗,用变魔术的手法抢来马修的手机。他习惯输入自己的密码,手机却解锁了。
他的目光往马修的手机上瞟去——屏幕上聊天界面第一行赫然是他自己的头像。
“喔,喔。Juicebuveur,这个是你。”阿尔弗雷德没有再说话,做了个告别的手势,离开图书室。马修·威廉姆斯几乎要瘫坐在地上。他感到有些愤怒,同时傻瓜似的咧开嘴角。

马修撕掉盐柠檬糖的包装塞进嘴里。他开始想阿尔弗雷德。这是他喜欢的糖吗?并不和他本人一样让人着迷。他坐在寝室的角落里,闭上眼睛,感觉自己的睫毛悄悄湿透。他缩在柔软甚至有些发皱的枕头堆成的一个角落,脖子和背海水浸过一般有些发黏。
他不像自己了,尽管没有任何人告诉他这一点。
为了让阿尔弗雷德看见,马修开始发推特。他喜欢拍照,虽然并不是像看起来那么喜欢。阿尔弗会点赞他拍的刚修剪的行道树,铁蓝色的天空和他的更像是涂鸦的马克笔速写。马修生活中好像多了很多值得发推特的事情,然后廉价的欣喜和对自己廉价的欣喜强烈的厌弃构成了他的情感世界。
一个周六,马修收到阿尔弗雷德的私信,约他到校外喝咖啡。马修只敢一个人喝咖啡,因为他喜欢加很多糖和奶,来掩饰咖啡原来的苦味。这真的很丢脸。他考虑这次要不就试试冷萃咖啡,什么都不加的那种。
在咖啡店见到阿尔弗雷德,他已经点好了一杯没有奶泡的咖啡。马修闭上眼睛。
苦涩仿佛毒素侵袭了味蕾每一个角落,马修的耳朵都嗡嗡作响,以至于他最终听到阿尔弗雷德问他怎么了时,已经是第五遍。
“我担心……没什么。”他本想扯一个谎,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偷偷吞了一颗浅色糖果,咸咸的旋风卷走了所有不适。
这一切本来做得很完美,他口袋里还有五颗糖果,能应付这杯12美元买的味觉毒药。如果糖纸没有从他口袋里滑出来掉到地上,还被阿尔弗雷德看见的话。
阿尔弗雷德终于恍然大悟,从他口中滚出一些玩笑一样的话。“懦弱。”马修一直听到这个词。他没有这样的意思,但尖刀就是会伤人的,无论它想不想。
他还没说完,马修就离开了座位走出大路。他不知道要去哪里,只觉得脸颊该死地发烫,就像下面有一包遇水生石灰。洛杉矶灰蒙蒙的路和灰蒙蒙的树狠狠地耻笑着幻想这次会面一个晚上的威廉姆斯。他的确是个懦弱的人,不仅是因为他爱喝甜甜的白咖啡。
他把喝剩的冷萃咖啡——还有半杯,扔掉,装作没听见垃圾桶里沉闷的回声。这个流行前线光鲜亮丽的购物广场只是让他意识到刚刚自己一生气走了好远的路。
马修拿出手机,阿尔弗雷德发来了好几条信息:刚才是我的错。我没有想好,伤了人对不起。
无论如何,故作镇定是马修的优点。所以他回复:
“没关系,我也不对。接下来怎么办?”
阿尔弗雷德这次顿了顿,然后回复:去吃甜品吧。我请你。

在甜品店,阿尔弗雷德剥开一颗盐柠檬糖,过一会儿他说:“你知道它的味道像什么吗?”
“像海上的飓风?”
“嗯……”阿尔弗雷德笑了,“我觉得像一个柠檬做的小人流的眼泪。”
马修基本上不出声,他只是在心底里对阿尔弗雷德这么说:你又变得很好,又是那个令人着迷的阿尔弗。他自顾自地笑起来,有一句没一句地和阿尔弗雷德聊天,就像使他幸福得晕乎乎的不是阿尔弗雷德,而是他伟大的威廉姆斯。
后来,他们聊得很合,成了超绝好朋友。马修一直在尽力地压抑自己的感情。至少在亲手毁掉这段友谊之前,他还想再等一会儿。

夏天渐渐地消逝。虽然白天依旧阳光普照,而且闷热,但是夏天的逝去很快就会显露出迹象,例如新学期开始。
每年学校都会举行新生招待派对。开学以来马修还没有见过阿尔弗雷德,如果说有什么地方一定能找到他,除了洗手间就是各种派对。
果然,马修见到了被人群簇拥的派对王子。他穿着合身的西装,梳了一个动画片里王子般的发型,举止风度翩翩。这的确是阿尔弗雷德。马修从人群的缝隙里注视了他一会儿,没有人看见自己。他看了看自己的格子衬衫和柠檬黄格子外套,随手从侍者的盘子里拿起一杯鸡尾酒喝了。又酸又涩,这就是酒的味道。喉咙着了火一般灼烧,马修躺在沙发上,灯光在视野中被撕成条条飘渺的白线,往无趣的壁纸上辐射延伸。人群的谈话声潮水般涌入他的耳朵,夹杂着他爱的人的笑声——无论到哪里都能认出。
马修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不想在这儿待了。
他想回家。

阿尔弗雷德喝得醉醺醺的,搂着一个长发女孩七歪八倒走到吧台旁,他凑近了女孩的脸,开始亲吻。她是洛杉矶甜心卡罗琳,学校里人尽皆知的风云人物。
每一个。每一个画面,每一帧对于马修来说都是那么残酷。有别于切肤之痛,他像在自己的肺里埋了一把刀子,刀尖随着每一次呼吸刺穿心脏。为了不让阿尔弗雷德看见自己,他都要缩到了沙发下面。
他的眼前,墙壁笔直的线条在融化。音乐在融化。玻璃杯在融化。一直滴在他空寂的心上。他还没有走。有什么东西真的流了下来流进他的口腔:和盐柠檬糖的味道很像,又相差甚远。
阿尔弗雷德继续搂着那个漂亮的女孩,那个女孩柔顺的棕色头发,宝石一样的绿色眼睛,他一样也不会拥有。马修不知道怎么会觉得这么困,于是他倒在沙发上浅浅地睡着了。没有做梦,他甚至还能听见人群无休止的交谈,然后交谈也结束了,他醒过来。
漆黑一片,已然安静的空气中仍有翻涌过的味道。他从沙发上站起身,踢到一个掉在地上的玻璃杯。马修唯一意识到的是派对结束,他的外套帮助他变色龙一般藏在了沙发里。这个酒吧空了,只能看见洗手间的指示灯。马修艰难地摸到眼镜,循着光向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很暗,指示灯提供的光源让马修勉强看见一点。他洗了把脸,忽然看见墙上有个什么东西。他掏出手机来照着,吓了一跳——那是一个人。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
“喂!醒醒!!”一阵呛鼻的酒味让马修几乎窒息。阿尔弗看起来并不好受,显然已经吐得虚脱,脸色苍白。马修正准备把他拖出洗手间,阿尔弗雷德突然转过身来,按住了马修。他的体温,他的呼吸,他所有能证明存在的生命体征,就近在咫尺。
更近。
马修愣了两秒,或许是两秒,然后慌忙地推开阿尔弗雷德:“你喝多了!拜托你清醒一点吧!”
“为什么?我漱过口了。”阿尔弗雷德的神情看上去像求饶的小猫。
“我不是卡罗琳!瞧你这语气,把我当成什么?”马修知道对着一个醉成这样的人说话没有用,阿尔弗雷德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因为他眼睛一闭又倒下了。

凌晨三点钟,马修把不省人事的阿尔弗雷德送回了宿舍。宿舍依然没有别的人。他把阿尔弗雷德扶起来,掰开他的嘴让他喝水。幸好他已经没有什么能吐的了。马修用那一大罐使他倾家荡产的枫糖煮了一杯巧克力,一勺一勺灌进阿尔弗雷德嘴里。后来阿尔弗雷德不喝了,他就自己把剩下的喝掉了。
“我觉得我已经看不见别人了。有你在的时候。你能明白吗?”马修开始无意识地自言自语,他的话变成涓涓细流,一滴、一滴地掉在地上。
“这该怎么说呢…”
“和你在一起我就头脑发热,要刻意保持冷静。我的大脑正常运转,但是有一个很深很深的地方知道我是真的怎么想的。不过算了,毕竟……”
隐忍第一,感情第二。马修叹了一口气,开始剥他的柠檬糖。曾经是一大包,现在只剩下单位数颗。现在空气中的阳光不过是夏日的残响,阿尔弗雷德很快就会和卡罗琳开始约会,然而对于马修来说没有什么机会可以把握。即使他已经写下一百封情书,最后他仍然一封也不会送出去。
阿尔弗雷德睡着了,被子里传出小鼓乱奏一样的鼾声。马修长久地盯着阿尔弗雷德的脸,混乱的柠檬味在口中变淡。他靠近了那张面庞,他因为劳累而略显苍白的嘴唇。鼾声停了一会儿,他赶紧放下。然后空气就一片安静。
马修开始困了,他把窗帘全都关上,头枕在胳膊上睡着了。仍然是杂乱的记不起来的梦境,他只会梦见好过了头的事情,然后醒来发现那彻底是他的臆想——更甚者,他真真切切地看见,却不是真真切切地发生。
他一直睡到中午,在满头冷汗的惶恐中醒来,发现今天是周末。他第二个发现的是阿尔弗雷德梳洗打扮好,毫无倦意地坐在他旁边。没有笑,但看上去比笑了更高兴。
“哇……”马修打了个战栗。
“你是不是什么上天派来的天使*?”阿尔弗雷德装成困惑的样子,但装得很蹩脚,“从来没有人会把我这样带回宿舍里。我太抱歉了,我甚至没有发现你来了。昨天你喂我吃了什么?巧克力?有点不同的味道。太棒了……你真是……”
“那是枫糖。”马修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点沙哑。
“瞧我在干什么……说了这么久,连谢谢都没说。非常感谢你,委屈你昨天连床都让给我。”阿尔弗雷德笑着。这本来是很好的,但是马修不知道怎么就是鼻子有种热热的感觉,他赶紧转过脸去掐了自己一下,疼痛让他好歹清醒了一点。
“啊,不用谢我。”马修的脑子还是木的,努力回想他睡着前的事情,不能确定有些是不是他自己编造的。
“我一会儿还要出去呢。昨天睡得很好,没想到今天完全就没事了。多亏了你!”阿尔弗雷德看了看表,马修注意到他把表带换成了皮革制的。没有想象中的格格不入,阿尔弗就是这么地好,无论什么配饰在他身上都像浑然天成。马修问了是不是约会的事情,美国男孩略带羞涩地承认了。马修想,这也没什么不好,他天生讨人喜欢。晚上,阿尔弗雷德出了门,马修随后偷偷跟着去了。他不害怕心痛,因为他不可能再失去没有拥有的人。

马修戴了帽子和隐形眼镜,只是两样修饰就让他变成了另一个人。他每次这样乔装都会被女生搭讪。卡罗琳实在是个漂亮女孩,而且能言善道。他们沿着星光大道一直走,谈话很多被晚风吹散。天气转凉得很快。
他们刚开始兴奋地聊着天,后来就沉默居多,之后阿尔弗似乎有离开的意思,他的甜心开始发怒,觉得阿尔弗敷衍,终于到了一个街口,阿尔弗雷德趁卡罗琳挑衣服的时候开溜了。

晚上已经不知道是多少点,阿尔弗雷德只感觉自己的耳朵发疼。他不知疲倦似的奔跑,因为一停下来,就连他的灵魂也会被喘气声占据。他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寝室一片安静。他走上了马修的宿舍楼。门没有关,他不停地喘息,与剧烈的心跳一起袭来的还有眩晕和耳鸣。他真的跑了好久。推开门,马修·威廉姆斯不在。寝室空荡荡。阿尔弗雷德坐下来,调整呼吸。他的手指穿过金发,暂时支撑了他滞重的灵魂。过了一会儿,他拿出手机拨号给马修。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马修的铃声就在他的背后响起。他回头看见马修就站在门口,吃惊地望着他。阿尔弗雷德什么也不想解释,冲上去紧紧抱住马修。
“你知道吗……我和谁都相处不好的。”他的喉咙里滚出低沉的声音,却随即变得像天上的云一样柔软高远:“但是只有你例外,马修,我想知道为什么。”
马修的胸脯剧烈起伏着,他已经说不出一句话。就像一把火烧着了他的衣襟,瞬间就使他被火焰吞没,他的心在疯狂和失去理智中忽然明朗了。他凑近阿尔弗的脸,印下一个深深的吻。他们唇与唇交接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阵咸味,马修的脸又一次被海水打湿。
“好了,吃颗糖吧。把你的泪流干。”这个吻结束之后,阿尔弗雷德从马修耳朵后面变出一颗盐柠檬糖,把马修的泪擦干,露出一个足以照亮世界的笑容:
“如果柠檬小人喜欢眼泪的味道,他会拥有想要多少有多少的盐柠檬糖。”
马修·威廉姆斯第一次在这颗糖里尝出了沁人心脾的甜。

Fin.
---------------------------------
你是不是什么上天派来的天使?*:诸位,我exactly大喊是是是马蒂就是天使(失智
*所以最后迷惘还是属于了我。
*一个复健,希望大家宽容我的飞速退步orz
*我又写了一个零食(……)所以大家都去吃吃看啊(什么
*在我写不下去的时候给了我灵感的歌:靴の花火-ヨルシカ(希望大家都可以听听> <) 还有谢谢鼓励我的朋友!!(抹泪)
*谢谢读到这里的你(´-ω-`)

评论(1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