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等伞

◤»欲速则不达
»北米/别的暂时不想写
»心存希望 闭眼奔跑◢

©St.等伞
Powered by LOFTER

[米加]观星者

*cp米加

*距离地球259光年,猎手座第十三颗卫星,ooc-13。

 

夕阳和手机电量一样,虽然不尽人意但还是一点一点地消失了。

阿尔弗雷德靠在树上,他一个电话都没打出去,手机屏幕忽然黑了,屏幕上一个白色的小圆圈在转啊转,然后什么都没了。喉咙深处传来植物干枯时发出的呐喊,他感到这最后一点点阳光正在温柔地䑛去他喉咙里最后一点水分。他的血液在蒸发——或许这在夜里倒是件好事。山里不知道已经旱了多久了——或许他走到了落基山脉的另一边,反正他现在渴得要死。

该死,自己嫌重加之非得要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还真没带移动电源。阿尔弗雷德握着自己的USB线,要是插在树上就能充电该多好。

他收起已经与一块砖头没什么区别的手机,背起背包。这里也许已经不是硫磺山了。他不该太过相信自己的方向感的,他和IT俱乐部的成员走散了——也就只有他会在一个全是技术宅的俱乐部提出去登山,居然还通过了。他们来到班夫国家公园,阿尔弗雷德本来想凭自己出色的体能和方向感不坐缆车徒步走上硫磺山,再和那一群缺少锻炼的技术宅一起走下来,这才是hero的作风。好了,现在他有一场完全是hero style的冒险了——他迷路了。

 太刺激了,阿尔弗雷德穿过落叶乔木林深灰色的树影,他甚至没有准备睡袋,也完全找不到下山的路。虽说或许能找到一个作为上帝角色的护林员,但至少今晚,他已经不怎么走得动了。他想着班夫的山上大概不会有野兽什么的。

再走最多半英里,就不走了,就地躺下。

    好吧,事实上,再走了四分之一英里左右,他就渴得出现幻觉了——山高一点的地方有一栋小木屋,透出暖黄的灯光。人类!阿尔弗雷德对自己说,我只走到那屋子前面,只要那屋子往后退一点,他马上就地躺下,盖上自己背包里唯一的一件防风大衣。

他每往上走一步都是那么艰难,主要是这山上真是冷得要命。那点灯光一直忠诚地待在那里,没有后退。哈,不是幻觉,我才不信呢。

嘎吱——门打开,一张惊愕的脸。

“水,听见没,水!谢谢!”

说出谢谢这个词真是太为难他了。那个惊愕脸的主人赶紧端了杯水过来给阿尔弗雷德,看着他喝完。

“谢谢你,兄弟!”阿尔弗雷德擦了擦嘴巴,“我在山上迷路了,困得要命,我可以留宿一晚吗?”

“可以……啊,你没事吧。”惊愕脸现在已经变成担心脸,“你怎么会走到这里来呢?”
“迷路了。啊,真是太倒霉了。我不想说。”阿尔弗雷德看看那个担心脸,“你好,我叫阿尔弗雷德。就是那种电影里忽然来到你家的落魄英雄,明天我就可以拯救世界了,不过英雄现在太累了。”

“中二…?”

“不是,山上的朋友。”阿尔弗露出他的大白牙,“是开玩笑。幽默。”

“啊,这个玩笑,好难笑哦。”担心脸苦笑,“我叫马修,来自魁北克。”

马修跟那些IT俱乐部的技术宅出奇地相像,肤色苍白得有点不健康,脸上有棕色的雀斑,然而他几乎不用手机。他自称是魁北克人,因为喜欢安静住在山上。他家里摆了好几台黑色的天文望远镜,啊,好炫酷。他喜欢观星,因为山上空气好,而且离天空近,所以很容易观察到比较暗的星星。落基山脉的西部临太平洋,总是有水汽——这对观星可不是一件好事。所以马修住在东部,人迹罕至。

从看见天文望远镜的那一刻起阿尔弗雷德就不困了,于是他开始围着那几台长长的精密仪器转来转去,让马修教他观星。

阿尔弗到达小木屋的时候是晚上7点。

晚上8点,阿尔弗开始摆弄马修的天文望远镜,马修一脸无奈地教他。

“啊,真的有星星诶——”“你物镜和目镜拿反了,你看见的是物镜反射我客厅里的灯光。”

9点,天鹅座十字星系主星。

晚上山里的虫子都跑进木屋里来了,马修指着厨房方向的一只独角仙问阿尔弗为什么不关窗。阿尔弗说闷啊,马修一记爆栗子,闷你个头,跟我在一起还闷,你这个死中二活该吸多一点山里富含负离子的新鲜氧气,然后露宿山头。阿尔弗马上指天发誓,一点都不闷,他愿意永远吸着马修屋子里的二氧化碳。马修说,错了,应该,叫马蒂。

10点,狮子座卫星七。

阿尔弗雷德打开马修的手机,上网搜了一首歌,问马修,你听Coldplay吗?不听。保证超好听,来,耳机给你一只。

Look at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And the things you do,and they are all yellow.

I came along, I wrote a song for you.And it was called yellow.

……Turn into something beautiful.Do you know?You know I love you so.

“You know I love u so……”阿尔弗雷德跟着轻轻哼唱,他唱歌不好听,但马修也在轻轻哼唱,细细的沙哑的嗓音盖过了阿尔弗:“You know I love u so……“

他们两个吻在了一起,吻成一团。马修忘记了今天晚上11点能看见火星上行,280天一次的机会,他连照相机都准备好了。然而他忘了。

11点,火卫六。

他们已经在一张窄小的床上共同面对着天花板。马修动用拳头叫阿尔弗去睡觉,山里人睡得早。阿尔弗说,你家的天花板真好看。马修看着天花板,自己两天前换了个又耗电又亮得过分引虫子的大灯泡。啊,明天要换回一个功率小一点的灯泡。灯光太过刺眼,他就把它关掉了。

是的,他把它关掉了。

阿尔弗嘴角露出一个很英雄的微笑。

And all the things you do,they’re all YELLOW.

 

马修每次看到木卫三都会想起阿尔弗。这是一颗很容易看到的亮星,阿尔弗看到的第一颗星星。

马修那天睡得死死的,完全没听到阿尔弗什么时候走了。他想了想,这真的不是一场梦吗?那位琼斯先生走了就了无踪迹,杳无音信。

从那天开始,马修换掉了那个太亮的灯泡,开始每天晚上打开窗户。他想着假如有人来,听见他和独角仙,和飞蛾,和蛐蛐说话,会不会觉得他疯了。还有很多很多,例如开始听很多很多Coldplay。他们的歌真的很棒,一种温暖的寂寞。

 

他还是会看星星,那位琼斯先生也一样。

不过,他这么急促的离开,就像给马修的心脏划了一道浅浅的划痕,无法愈合,随着呼吸和心跳一点一点地渗出疼痛。但至少它不再流血了。

 

马修还记得某天的夕阳。他朝着那灿烂温暖的光伸出手,想抓住那些金丝线,但它们从指缝中泻出。

他闭上眼睛,让这些阳光照在脸上,视网膜上显出一片橙色。然后忽然它们越变越暗,最后变成了蓝色。眼前有一片遇碱的石蕊试纸。

他的视网膜还记得。

 

很久很久后的后来,马修在B231星系发现了一颗蓝色的行星,但这颗行星没有被明确地确定名字。

好了,我不管了。我叫它阿尔弗雷德。

他给天文爱好者协会发了邮件,附上拍摄的照片。

当晚他躺在床上听到了敲门声,他睁开眼睛,走去开门。

他悄悄说着:

B231-Alfred.I’ll name it this.

Miss you so much.

-----------------

*学术性研究请勿参考文章内的行星名字及其资料。

*谢谢阅读xxx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