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等伞

◤»欲速则不达
»北米/别的暂时不想写
»心存希望 闭眼奔跑◢

©St.等伞
Powered by LOFTER

[仏英]Detective Game

*cp仏英

*ooc game,一个没吃药的故事

 

我是一个写故事的人。

但我同时又是一个间歇性没灵感加讨厌伦敦的雨的人。

 

我雇了两个侦探,为了写故事,我搭上了我做了三个月baby sitter的工资。

 

第一位来的先生剪着清爽的金色短发,粗眉毛十分显眼。他言谈优雅得体,聪明机敏,我在他身上找到了古典小说里侦探的感觉——我发誓我在遇见他之前完全不相信今天这个世界还会有真正的侦探。他一坐下就点名要红茶,我相当高兴。我爸总是给我寄各种各样的茶叶,但我还是最喜欢家乡带来的,在英国随处可见的红茶。家乡的红茶意外地更有英国的感觉。这位先生是如此地随和大方,我在一瞬间甚至有点后悔捉弄他。

我找了个理由要齐了他的资料,并告诉他任务会在几天后下达。很简单,只是跟踪而已。

 

第二位先生与粗眉毛先生大相径庭,侦探与侦探之间的差距也是很大的。及肩的浅金色卷发,穿着普通的衬衫而不是长风衣。也许比起侦探,他更像个艺术家。卷发先生行事出其不意,脑回路神奇,唯一能跟侦探搭上边的就是观察力敏锐。我说服自己,他也许是个优秀的天才侦探,天才往往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我把粗眉毛先生的资料给了他,并告诉他星期四我会约粗眉毛先生到国王街278号的咖啡馆去,到时候他就可以开始他的跟踪。没错,这位先生的任务也是跟踪。我特意在资料中隐去了粗眉毛先生的职业,而看起来卷发先生也不认识粗眉毛先生。

我把卷发先生的资料给了粗眉毛先生,同样隐去职业。从咖啡馆开始,两位先生就开始了他们的任务——跟踪对方。

 

粗眉毛先生第二天的早上就把卷发先生的住址报告给我,而卷发先生仍无动于衷。我想卷发先生晚上比粗眉毛先生更早回到家结束工作,偷懒,不错,的确是天才的作风。

我完全没想到的是,卷发先生第三天居然向我发出抗议,说不能一天到晚一直工作,必须要有合理的休息时间,不然就罢工。好吧,天才先生,你说什么都是对的。为了故事能继续进行,我准许两位先生除了晚上7点后至早上7点前不需工作外,还附加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然后我坐在书桌前,一边做迎战雅思考试的听力题,一边预约地读着我手机上隔一小时发来的的报告。

[A:7:00   他出门了,哦,目标去星巴克和面包店买法棍,我在家里吃完早餐就出来了。他在四处张望,好,他走向我所在的服装店。一切正常。]

[F:7:05   抱歉我今天迟了那么一点儿,目标正在服装店内,那是——honey?不是卖女装的吗?真没看出来那家伙有这样的兴趣。现在目标离开服装店,往格林公园去了,好像要寄什么信?哦不是,他居然会去买泰晤士报?真是典型的英国人。]

[A:8:00   目标基本上在格林公园里转悠,啊,真是个笨蛋,估计用报纸遮一遮脸他就看不见我了吧。他在公园里喂鸽子,啊呀,真有情怀。一个小时间目标买了一袋鸽粮和一支玫瑰花,鸽粮喂了鸽子,玫瑰花放在了公园的长椅上。一切正常,他现在打开手机发消息。]

[F:8:00   目标一直在看报纸,看完了报纸拿出了大衣里的平装书出来读,大概是《傲慢与偏见》?另外根据观察,目标是个非常典型的英国人。古板安静,喜欢阅读。您给我的资料中并没有目标这方面的资料,所以我想这可能需要报告一下。他拿出手机发消息。格林公园很符合它的名字——绿化很不错。也许目标会在草丛中藏些什么,但目前暂无特殊情况。]

 

抱歉啊,两位先生,你们并没有单独行动,所以报告看起来都好尴尬。

一直到晚上7点,粗眉毛先生跟到了卷发先生的楼下,好样的,这时的报告就十分有意思了。

[A:19:00    目标回到住所,在阳台上浇花、放着音乐做瑜伽。太可怕了,目标还在阳台上唱歌。为什么警察还没有把他给捉起来?根据目标说话的口音判断,他应该不是英国人,或许,恕我直言,他就是个该死的法国佬。我闻到他在厨房里做蔬菜派了。今天的工作结束了,小姐,但也许我还会在他楼下看一看风景。只是看风景而已,绝对没有别的意思。我尽量保证自己不被发现。]

[F:19:00    我不想说我跟丢了目标而且直到现在都没看到他,是我的失职。不过,恕我直言,他的衣服真没品味,跟大多数英国人一模一样,混进人群里就会消失了。我没有在找借口,真的很抱歉,但是我现在必须结束工作了。]

 

好吧,法国人。我仔细看了看卷发先生的资料备份,还真是难以发现。一个小小的拐角写着他的国籍。哦,这就是你们法国人的工作态度?怪不得总是不满意劳动法,日常罢工。

手机电量变成红色,我真讨厌那个颜色。我把手机扔在一边充电,继续挑灯夜读。词典里的字是那么小,让我想起历史书上的一张图片——在三角贸易中运往美洲的贩奴船。逼仄、狭窄,令人昏昏欲睡。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关掉台灯睡着了,第二天早上我醒来走向了我的手机,打开消息的时候我十分吃惊——在这一个晚上里,事情有了意想不到的进展。

 

[F:19:20    小姐,目标出现在我家楼下,吓得我差点没吃完我的蔬菜派。他在四处张望,不,他在看着我家阳台。他也许是冲我来的。我也许被发现了。我将放下我的蔬菜派认真对待此事,为了委托人的利益,侦探往往可以献出一切,包括休息时间。请小姐自己注意,目标可能已经得到了部分情报。]

[A:19:21    见鬼,小姐,真见鬼,目标下楼来了。我想我可能被发现了。请小姐密切注意我的报告,但不要打我的电话,也不要发消息。我需要保持冷静和高度集中注意力。我会尽全力保障我自己身上的情报。我一有机会就会报告情况。]

[A:19:23    好的,我现在,在圣乔治街,大概把他甩掉了。他的确是冲我来的,天知道他怎么发现我的。]

[F:19:23    他跑了。我跟丢了,再一次。不过我扯下了他的工作证。我到灯光明亮的地方看看。]

[A:19:24    该死,他把我的工作证扯下来了。任务失败了,小姐,我想如果那家伙不来找我把我交到警察那里去,我会尽快退还我的委托金。]

[F:19:24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工作证上写着他是个侦探!小姐,恕我冒昧,但您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让我去跟踪一个侦探呢?如果您看到请给予回复。我觉得我要去找一找那位亚瑟·柯克兰先生。抱歉,我无法完成这个任务了。]

[A:19:25     他朝我走过来了,小姐。我提醒一下,根据协约的条款,如果我不幸被条子带走,您需要到警察局去一趟,把我给赎出来。抱歉给您带来了麻烦,这真是我职业生涯中的大损失。]

[A:19:45     好吧小姐,现在情况有些复杂,我会尽力说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想您也应该知道了。虽然不清楚为什么您不回复消息,但我猜想您做了一件无聊至极的事情。目标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是个私人侦探。他的任务就是跟踪我。而我们的委托人似乎都是您。现在我在他家,我解释不清楚原因,我在吃他的蔬菜派,这不是我的目的。好吧,这或许不是我的目的。]

[F:19:46     小姐,您捉弄人的方式真不错。目标亚瑟·柯克兰先生现在正在我家。他自己上来的。我很喜欢他,没有什么别的情况。任务结束了,小姐,我已经用线上支付退回了50%的委托金和押金,现在我需要计划一个与柯克兰先生一起度过的晚上。]

[You received a sum of money.]

[You received a sum of money.]

[A:19:46    我已经退还了我的委托金。]

 

我一边看一边笑,我想知道那个晚上发生了什么。这样我才能继续写我的故事。我觉得这么做真有点卑鄙,但两个人一起吃蔬菜派的晚上还真不错。

[您邀请F、A加入了讨论组。]

[St:先生们早上好。关于我的恶作剧我感到很抱歉。]

[A:啊,不,已经没事了、、、]

[F:小姐,您怎么会想出做这样的事情呢。]

[St:那么,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两位先生正在一起吗?]

[F:他在抢我的手机——]

[F已退出讨论组。]

[A:就是一起吃东西然后一起喝茶,看书。没了。]

[A:小姐,如果那个混蛋给你发些奇怪的东西,看在女王陛下的份上,不要相信他。]

 

后来的故事,就是我如何一边读着F的私信一边在沙发上笑到直不起腰的故事了。

也是我找到他们的博客看着他们更新没羞没躁的日常的故事。

所以我说啊——

伦敦的雨,真让人心烦。

但是伦敦的故事却不止如此。

 

Tbc(大概??)

----------------------

*不知道这个还有没有后续如果我没写就,,打死我好了((跪着

*所以我都说了这个故事没吃药,,,一堆废话,,

*谢谢阅读及不打死((继续跪着x

评论(1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