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等伞

◤»欲速则不达
»北米/别的暂时不想写
»心存希望 闭眼奔跑◢

©St.等伞
Powered by LOFTER

[露中]一月雨

*cp露中
*滴滴答ooc

*末尾小肉渣((大概???


序章
一串无序的单词坠落凡世。

树叶留不住雨。
王耀抬眼望向窗外。外面淅淅沥沥地滴着雨。从天上和树上缠绵地滴下来。
而室内正是一片欢腾。夜雨自然阻挡不了人群的欢乐。
三分钟前他还是派对的宠儿,就像做梦一样,平日名不经传的王耀被许多陌生人围住,多数是年轻漂亮的女孩。不断有人跟他敬酒,女孩子跟他聊无关紧要的话题。他打听过酒会上最低度数的鸡尾酒是苹果马提尼,于是他一直喝着这种绿色的液体。但呛人的伏特加味道真让人怀疑消息的真实性。
绝对是伏特加。错不了,还有一些杜松子酒。

上帝眷顾的结束就是文学院大二的学长来到酒会那一刻。真是HOST一般的存在,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翩翩君子,眉清目秀,谈吐得体,他们很快被女生围起来了。而王耀终于有闲暇看看窗外,呼吸一下无酒精的新鲜空气。这时他才发现,下雨了。酒吧里的人声掩盖了雨声。他又是一个人坐在角落,就像刚被女生包围的事情不曾发生。
所以是不切实际的,不切实际的东西往往很快就消失了。世界上的一切总是趋于正常。
仿佛灰姑娘经历了舞会,而十二点却不经意地来临。
王耀看了看手表,23:21,估计这群人是要闹到午夜大家都酩酊大醉才肯散场了。他独自坐在角落的桌子里,看着这个被大学生包下来的酒吧。所谓年轻人的纵欲狂欢。
百无聊赖的王耀看着面前那个文学院的第一高度,因为从王耀的角度只能看见这个高个子的头。好像叫伊万吧。看起来起码一米八五,他也端着苹果马提尼。他刚开始就受到不少女生的欢迎,可惜现在风头被那个一头及肩卷发的弗朗西斯抢去了。弗朗西斯是文学院赫赫有名的才子,能说会道,现在他忙得不得了,这种派对简直就是给他施展身手的大好时机。
伊万在王耀旁边坐下,王耀抬起头看了看他。伊万围着一条围巾,真是太聪明了。下雨之后气温骤降,王耀生怕自己着凉。他真心疼那些穿着晚礼服的女生。
“你也怕喝醉吗?”王耀指了指那杯诡异的绿色液体,上面装饰用的红苹果角已经氧化了。
“这又不是低度数的酒,”伊万敲了敲玻璃杯,“我选这个只是因为里面有伏特加。我讨厌朗姆酒,别的鸡尾酒我不认识。”
果然是伏特加。王耀苦笑。
“虽然伏特加味道冲鼻子,但我想里面有一些杜松子酒,而且不是纯的,还有肉桂粉。”王耀耸耸肩膀。
“不错啊,你凭这个技能简直可以撩到无数女生。不过在这里分析鸡尾酒成分可没什么好玩的。”伊万抬头看看拥挤的人群,“看起来你并不享受这个派对嘛。”
“我不在乎搭话的女孩子。我只想弗朗西斯……学长快点酒精中毒然后,派对结束。”王耀啜了口酒。伊万觉得他喝酒的样子完全像喝茶,乌龙之类的半发酵茶。
“我们可以出去看看雨。”
“这不合适吧?”王耀把杯子放下。
“没有被绳子绑着的人就是自由的,”伊万一口喝完了杯中的酒,“在这里待着干什么?你想发酵吗?像一块面包一样。”
“亦或是像那个家伙一样,眼神迷离地丢失自己的心。”王耀看了看弗朗西斯,他端着的绝对是玛格丽特,樱桃色的液体,象征热爱。
“很好,那走吧。”
吧台上多了一只空玻璃杯。

雨声变成了钢琴的乱奏,凛冽的空气让人感觉肺腑透明。
“我们是夜雨的听众。”王耀在屋檐下踩着水洼,“逃避人群的喧嚣。”
“你背后就是人群的喧嚣了,”伊万解下他的围巾,罩在头上,“要是真的逃离,你可能得淋一点雨。”
“那就走吧,初生牛犊不怕虎。大一新生也应该淋一场雨。”王耀随手拽了块酒吧招牌旁边的塑料板,冲进雨里。

他们飞跑起来,雨下得肆无忌惮。

“我觉得,我们得先避避雨。”王耀跑进一间亮着灯的房子,顺便把那块没有一点用的破塑料板扔在门口。伊万跟着他跑进店里。
“欢迎光临。”一个慵懒的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王耀感到一阵头晕。这是一家深夜还在营业的神奇的甜品店。
“吃点什么?我请。”王耀打开钱夹,倒吸一口凉气,“最好不要杨枝甘露之类的…”
伊万向服务员抬抬下巴:“一杯热牛奶。”
王耀扶着椅子坐下。
“一杯热牛奶?纯牛奶吗?要不要阿华田?”服务员眼睛低垂。
“不用了。纯牛奶。”伊万简洁地回答了问题,转过头来看了看王耀:“你怎么样?”
王耀摇了摇头。
“你喝了多少啊…喝点牛奶醒醒酒。”
王耀闭上眼睛,趴在自己的臂弯里。
他醒来的时候,手边是被雨淋得朦朦胧胧的玻璃,面前是空玻璃杯。王耀咂咂嘴,似乎是自己喝掉了那杯牛奶。伊万坐在他旁边,他靠在伊万身上。伊万看着他,眼睛里什么也没有。呼吸均匀,宛若熟睡。王耀直起身子,胡乱问了一句:
“我们在干什么?”
“等雨停。”

雨暂停下来的时候,他们跑到最近的一个公交车站。
“我还没有自我介绍。”王耀理理衣服,“我们到底是怎么说话说到现在的。”
“我也没有,这没什么关系。”伊万擦了擦滴水的头发。
“可是我知道你叫伊万,你太有名了。”
“我也知道你叫王耀。”
白色的雨,黑色的雨和透明的雨。

跑得太急的下场是鞋子里都是沙。王耀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和鞋子,他低头时看见伊万的鞋子和裤子都很干净整洁,只有围巾湿了。他是飞过来的吗?
伊万低着头,王耀看见他的侧脸,俄罗斯人好看的五官,深邃的眼睛。王耀的目光像触电一般缩回去,他转到另一边。路灯的光缩小了范围,能看到白色的丝线在灯光下自由落体。丝线滴到灯柱上溅开的样子也清晰可见。这场雨下一切都支离破碎,折射变成没有形状的不规则固体。
“瞧你,喝多了,”伊万拿出手机看着上面的时间,“没有末班车了。”
“我家离这里半个小时车程,我大概要考虑打车了。”王耀叹了口气。
“先到我家歇歇脚吧,其他事情明天再说。晚上是休息的时候。我家就在附近,很快就能走到。”伊万拍拍王耀肩膀。

雨是温暖的,一月的雨。
伊万家里有一股元旦前的味道。王耀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根据嗅觉推断出时间的。湿掉的纸张的味道和灰尘的味道,大概就是这样。
“要是我总能站在一月的雨里就好了。它们根本不用融化就流到地上,太阳一出来就烤干了。”伊万把围巾挂在暖风机旁,“抱歉,我醉得厉害。”
“醉了就睡觉,醒了就会什么都忘记。”王耀换了干净的衣服趴在沙发上,尽管那衣服整整大了三个号。“我估计走不回去了,大半夜的也没有公交车,我可以占用一下你家沙发吗?”
“随便你,如果你喜欢占用我的床也可以。”
“不用了。”王耀一头倒进沙发里。

醉酒的人还是睡觉比较好。
因为人睡着了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但是王耀一直在沙发上睁着眼睛。他感觉到酒精在血液里翻腾,渗入神经中枢。
他半夜口渴满地找水喝,然后找到了伊万的床。他嘴唇碰到一点水分就发了疯地吮吸,管自己吮吸到什么,他只要水。
干渴的人只会渴求水。
后来他吮吸到了一些液体,然后就躺在伊万的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哎,喝醉的人哪会在乎水是H₂O还是什么,湿的东西都是水吧,反正差不多。
伊万没说话,等王耀睡下,他起身去斟了一杯真正的水,结果回来之后王耀已经醒了。伊万把水递给王耀,王耀依旧像喝茶一样喝完了那杯水。
酒精不会使伊万喝醉。代替醉意的是强烈的失真感,感官仿佛被篡改了。伊万找到王耀的嘴唇,很温暖,在一月的雨声中,湿润的一片云。
他们的胸膛贴得很近,伊万听见王耀的心跳声。不远处,王耀的血液里,混合着伏特加、杜松子酒和热牛奶。伊万的动作像这场雨一样恣睢,雨点一般的吻落在王耀的额头上,脖子上,肩膀上,而王耀始终如同睡着一样,轻和地呼吸着,配合着——尽管他并没有睡着。
伊万走神了,就像数学课上一样,他听见背景音乐,只是一些凌乱的雨声。

一月的雨,漫长的幻想般的一月的雨。

终章
覆盖世界的童话。
宇宙中流动的星辰。

Fin.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