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等伞

◤»欲速则不达
»北米/别的暂时不想写
»心存希望 闭眼奔跑◢

©St.等伞
Powered by LOFTER

*中露,注意避雷,私设露7岁,耀24。

伊万已经咳嗽了几天,无论阳光和煦还是余寒犹厉。咳嗽声混杂着烟花爆竹,抗议着满是PM2.5的空气。伊万桌子上的仙人掌死掉了,王耀要把它清理掉的时候伊万还不愿意。
这天伊万沙哑着嗓子再问王耀要止咳药水的时候,王耀停下正在剪窗花的手:“你药还没吃够啊?这要到什么时候能好,又不去看医生。”
伊万摇摇头,他的脸颊因为持续咳嗽而涨红:“王耀,我没有好好吃药,我都在仙人掌的花盆里吐掉了。你给我的药都太苦了。苦口也不一定是良药啊,所以我好不了。”
“那好,你等着。我给你冲小柴胡,那个甜。”
王耀在厨房捣鼓了一会儿,厨房里传来水沸腾的声音。他端出来一杯浅褐色的液体。
伊万意外地发现它是甜的,新配方的小柴胡还有一股奶香味。他高兴地喝掉了一整杯。
第二天伊万的咳嗽就好了,说话也不再哑着嗓子。
“我就说甜的才有用,一开始就给我喝小柴胡不就好了吗?”
王耀轻轻笑一声,好像不怎么想笑似的。
“你知道你喝的是什么冲剂吗?”
“小柴胡啊?”
“切,我昨天把阿尔卑斯的牛奶糖溶化在热水里了。”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