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等伞

◤»欲速则不达
»北米/别的暂时不想写
»心存希望 闭眼奔跑◢

©St.等伞
Powered by LOFTER

15mins later

*cp露中
*混更,根本不在地球上的OOC+露中唠家常

        王耀不知道怎么对付那滴漂浮的油脂,就在两秒钟之前它从牙膏一样的压缩管里跑出来,可这时思念如洪水一样冲进了王耀的大脑,现在他被迫停下思念去捕捉那滴油脂。一直以来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的思念。即使是小组里一周两次的反重力训练时,他在模拟舱里被甩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眼前只有舱壁的白色糊成一片粘着水珠眼泪,也仍然在思念着伊万·布拉金斯基。

        思绪忽然被打断,让他变得迟钝,木讷,行动缓慢。但是再不去抓住那滴油脂,它就不知道会飘到什么地方,可能会损坏仪器。所以王耀还是把它用吸管吸走了。这时候王耀失望地发现,他忘记了他刚刚在想什么。不过,他能想什么呢,无非就是伊万和他琐碎到了每一个字眼的事。
        伊万的手指在王耀的发丝里交织,王耀闭上了眼睛,仿佛能看见伊万的笑容——伊万抿着嘴,笑容是金黄色的。
        王耀闭着眼睛,看见的也是金黄色。

        这眼睛就像一直闭到了现在。

        队长亚瑟·柯克兰看见王耀闭着眼睛,以为他这个时候打盹。他走过去拍了拍王耀的肩膀:“别睡,还没到睡觉时间呢。有一组数据你要再去记录一次……”
亚瑟停住了,因为他发现王耀嘴角上翘。
       “你笑什么呢?”亚瑟的语气加重了一点。王耀睁开眼睛,看见亚瑟怒目嗔视。
       “我发誓我刚刚没有在打盹。记录数据是吧,我现在去。”王耀两只手摆在胸前,思念再一次被打断让他感到烦躁。一会儿要给伊万通个电话,王耀想。
数据很正常,王耀数了一下小数点,他的职业道德告诉他要数五遍,但他的私人情感让他只数了四遍。他想听见他爱人的声音,哪怕布拉金斯基感冒了也好。他想听到爱。
        宇航员阿尔弗雷德就在通讯设备旁边用吸管喝无糖可乐,他喝得一点都不尽兴,这可乐味道还比不上柠檬水。王耀问现在通讯设备是否能使用,阿尔弗雷德点点头,把一堆开关按顺序打开。蓝色的提示灯亮起。
阿尔弗雷德捣鼓了一会儿,抬起头说:“我们的通讯系统出了点问题,通话信号会延迟15分钟。”
       “什么?”王耀咳嗽几声,他知道自己的通话时间只有五分钟,于是伊万不能听见他说的话然后立刻回复了,“我一直对即时通讯的设计大力肯定,现在这个设计摆在这里,吹牛倒是有点用!”
       “是因为设备故障,而且这个在太空里暂时修不好。”阿尔弗雷德吹了声口哨,他想让王耀放松心情,却显得自己无情无义并很不友善。王耀按下了开始的按钮,指示灯变成了绿色。太糟糕了,之前他在脑子里排练好的语句全都丢到坑坑洼洼的环形山里了,而且现在阿尔弗雷德就在他旁边喝着可乐,哼着歌,这让王耀更加不知道对伊万说些什么了。
        王耀生气了,虽然刚刚想好的台词他想不起来,把阿尔弗雷德踹走这件事他还是能做到的。阿尔弗雷德的可乐从吸管里飘了出来,粘在他的防水服上,然后他识相地离开了通讯舱。
        王耀凝视着镜头,深呼吸一下。他开始说,尽管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有什么逻辑可言。这是即时通讯系统,所以他也没有重录的机会。
       “伊万,你好。我是王耀。我在阿佛洛狄忒号*上。这里很安静,只有机器的声音,没有我们家里窗户刮起北风来就像火车站一样的声音。出到舱门外面就完全没有了,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因为宇航服里有空气。”
        这些话每一次王耀和伊万通讯时都会说。王耀想起家里的窗户,北风从缝隙里灌进阳台,无孔不入地钻进客厅。在王耀的梦里,房子变成一艘船,外面有汽笛声,天上有几颗碎钻一样的亮星,还有北风。
        “我很想你,想见你,想和你说话。但是我们通讯系统出了问题,所以我不能立刻看见你。我们现在可以看见金星,已经看不清楚地球了。金星表面没有氧气,而且很烫。我们的机器人已经下去了,现在它可终于到金星表面啦,发回来的照片很精彩,希望你能在不久后看见。我们昨天喝了伏特加大肆庆祝,现在我们在距离金星一段距离的地方等着它回来,这里可以把金星看得很清楚。其实我并不喜欢喝伏特加,亚瑟为了能不喝还悄悄地躲起来了,但是我们只能喝这一种酒了。最后只有我和阿尔弗雷德喝醉了。昨天晚上我睡得特别香。伏特加是我们经过俄罗斯的空间站的时候亚瑟下去找的。那个空间站里居然还有酒呢。”
        王耀笑起来,喝了酒之后王耀醉眼朦胧地望向窗外。金星在近处看并不是金色的,而是耀眼的橙黄色,有点像炉火烧得噼噼啪啪的颜色。硫在燃烧。
        “伊万,从今天开始算,到我回到地球看见你就只有两年了。今天是情人节,你吃巧克力了吗?我上次走之前给你买了两盒76%的黑巧克力,听说可以苦得舌头没知觉的。你现在去我房间的床头柜找出来吧。本来情人节应该送白巧克力啊,但是甜的你不吃。”王耀庆幸自己终于记起巧克力的事情了。但他忘记了巧克力有没有过期。
“对了,伊万,你要看看巧克力有没有过期,过期了也不要喂狗。狗不能吃巧克力,记一记,以后别老是对人说你喜欢小动物,你还记得上一条金鱼是怎么死的吗?”
        王耀还记得,伊万的小妹妹娜塔莎·阿尔洛夫斯卡娅去留学前寄养在伊万家里的金鱼,他一天喂三次,终于在一个早上把小金鱼撑死了。
       “每个情人节晚上我们都会看月亮,但是我现在看不见它了。它离阿佛洛狄忒号很远,而且非常小。但愿你能看到今晚的月亮。”王耀看了看时间,还有一分钟了。“我想你,伊万。我用了所有的夜晚来想你。”王耀深呼吸一口气,“大概就是所有的时间,这里白天和夜晚没有界限。这样想你还要持续两年。你还记得我们在大学的时候吗,因为我知道你晚上回到我的宿舍来和我一起包饺子吃,所以我白天就过得特别幸福。白天很长,想你的时间也很长。但是我现在回想起来,这些时间都过去了。我们一起已经过了很久很久,而且无论是在我的思念里,还是在你的身边,这些时间都会一直奔跑下去。”说完这些,王耀用力咬了咬嘴唇,这是他们约定的暗号,表示亲吻对方。
        王耀伸手按下了停止键,他超出了十秒钟的时间。录像发送了出去。王耀想去做些什么,等待伊万把他的信息发过来时叮咚一声的惊喜——他想去给实验舱里的花草浇水,又想再去记录一组数据,看看机器人发来的照片……但是他什么也干不了。他透过舷窗凝视着金星,这时候王耀发现金星看上去不是炉火的颜色,是白金色的,伊万的头发。
        500次呼吸之后,绿色的消息提示灯亮起来了,王耀跳过去把屏幕打开,屏幕上出现了伊万的脸,伊万正在看王耀的录像,他一边笑一边低声附和着什么。
王耀听着自己刚刚的录音,感觉有些羞赧,每一次都会说些糊涂话,真是的。
        录音放完了。在昏暗的光线里,王耀只能看见伊万的眼睛,它们像狼的眼睛一样发光。
        伊万开始说话了。
        “耀……其实我也在想你。现在我在外面散步。外面有点冷,刚刚下了一场雪。我想这应该是今年最后一场雪了。我说啊,你总是不愿意喝伏特加。”伊万举起手机对着四周转了一圈,事实上是什么也看不见,因为地球上是夜晚。“你也要偶尔尝试新事物嘛。”
         “今天是情人节,是啊,我才想起来。今天的商场里到处都是巧克力礼盒。你说的巧克力,我早就找到啦。”伊万好像感冒了,说话带着鼻音。“在录像里看,你健康而且还是那么年轻,而我好像有点感冒了。这几天风很大,我没有休息好。我也非常想你,能听见你的声音,我就感觉浑身都暖和起来啦。”
        王耀觉得眼睛湿湿的。他仅仅是听见了伊万的声音而已。伊万散步的地方没有灯,他看不见伊万的脸,但是他觉得非常满足。他不禁轻声讲了一句:“伊万,我想看你的脸。”
        “啊,对了,这地方没有灯,你看不清楚我吧。给你变个小魔术。”伊万的眼睛里擦亮了焰火,屏幕彻底黑了一下,然后一阵白光闪过,王耀看见了伊万,还有娜塔莎躲在伊万背后。“嗨,看见我了吧?真是,没事提什么小金鱼,刚刚娜塔一直在打我背后。喂,别打啦!”
王耀笑的时候发现娜塔莎长高了,出落得亭亭玉立,是个漂亮的大姑娘了。
        “王先生,这就是您的不对了,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每天哥哥都在想您,念您。您倒好,在天上快活去了,丢下哥哥不要了。你不要我要……”娜塔莎一脸严肃地说出前面的话,到后来她莞尔一笑,表明刚刚的话都是玩笑话。“其实我也在想您呢。留学的这段日子,虽然挺为小金鱼伤心,您留给我的记忆也不能轻易抹去。您是我尊敬的长辈和老师……回来之后请一定要教我画画!”
        王耀听到长辈这个称呼愣了愣,什么时候这个丫头片子会叫长辈了?教娜塔莎画画的事他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很多年过去了。
        “娜塔莎,别胡闹。”伊万嗔怪着娜塔,娜塔莎挥了挥手就去买衣服了,只留下伊万一个人。灯灭了,伊万又在一片昏暗里说话。“王耀,魔术结束啦,喜欢这个魔术吗?刚刚娜塔在,我是不是太收敛了?哈,我看见你咬嘴唇的动作了。”屏幕上隐约可以看见伊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我们约定这个暗号两年了,你可是第一次做这个动作,是吗。为了惩罚你,我还要给你变一个小魔术。”
        屏幕黑了。然后王耀觉得像触电一样,他的嘴唇像被吻了一下。他惊讶地望着屏幕。
        “别问我,优秀的魔术师是不会在舞台上揭秘自己的魔术的。”伊万得意地说,“5分钟怎么够呢……我要和你讲一辈子的话。知道吗?你住在我心里,我每天晚上,不,每时每刻都想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看看你。我是多么思念你啊。两年……我要怎么熬下去呢。王耀,大学的时候我偷偷拍了一张照片,那张照片曝光调错了,整张照片,只能看见你的眼睛。我把照片洗出来,向你的眼睛许愿,希望过了这两年,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
音响里传出一个奇怪的提示音,伊万忽然发现了什么似的,懊恼地摇摇头,说道:“通话时间要结束了。给你看看今晚的月亮吧。”屏幕忽然亮起来了,出现了一个不太完美的圆。今天也许是初十,王耀想。“祝你和阿佛洛狄忒号一切顺利,王耀先生。再见。”
        屏幕忽然黑下来。王耀发现自己刚刚一直在像个孩子似的傻笑。他关闭设备,再次把目光投向舷窗外,他看见金星又变回了温暖的炉火颜色,很远的地方有一颗水蓝色的星球,它不发光,几乎不能看见,但王耀知道它就在那儿。他的家园。
        还有伊万。

        15分钟后,王耀打开他的记录设备,把今天的通话时长和概况录入。
“王耀向伊万·布拉金斯基通讯
延迟时长:15分钟
通话时间:5分10秒
通话概况:诉说爱

伊万·布拉金斯基向王耀通讯
延迟时长:3分钟
通话时间:5分钟
通话概况:魔术表演/回复爱”

Fin.
-------------------------------
注释:阿佛洛狄忒是希腊神话里的爱与美之神,也就是卢浮宫里那个断臂的维纳斯。(分享一件事,我是写完了金星回去看我书柜里的罗马神话才发现金星在古罗马神话里的名字就是阿佛洛狄忒。巧合,真是巧合。)

我觉得这篇是我情人节卡到现在的稿这件事情不应该说出来()卡得很辛苦自己写出来也自觉糟糕……对不起大家orz
感谢你听了他们唠嗑这么久(x)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