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等伞

◤»欲速则不达
»北米/别的暂时不想写
»心存希望 闭眼奔跑◢

©St.等伞
Powered by LOFTER

【米加】Singing in the rain

*cp米加

*果鸡生日快乐!! @Kokily. 

 

马修·威廉姆斯感觉到冷风从他袖口里灌进他的衣服,贴着腹部的地方是一团冷空气。他走出校门,回头看一眼这栋被常青藤掩埋的白色建筑。他们说要到酒吧去。他们在教学楼里疯跑乱叫了一下午,是时候来点酒精让他们闭嘴了。

SAT测试结束之后,马修走在路上,听见了另一种呼喊。

是天空在歇斯底里。

 

马修踏着水花走过空无一人的中央大街。尽管打着伞,他的鞋子和裤脚还是沾上雨水。他收起伞,走到一间商店的屋檐下避雨。

他的背包是一种很阴沉的颜色,和这样阴霾的天空相似,就像深灰和深蓝的颜料饱和地混在一起,泼洒到尼龙布上。他是在什么地方找到这个在一堆荧光色里影子一样的运动背包的呢?

马修拍拍他的背包,水滴溅到地上,防水布可真不赖,他一袋子的书一点都没湿,他的裤子倒是已经变成了一片深色。伞在这样的雨里有什么用呢?马修真想把自己装进这个背包里,可是这样就没有人来背走他了。

忽然他听见鞋子踏雨的声音,从街头那边传来,越来越近。马修往雨里张望,只有一片白色,他看见雕塑的影子,那个青铜雕塑的轮廓倒是清晰可辨。当然,天上没有下牛奶,这只是光线给视觉神经开的一个小玩笑。渐渐地,雨中传来了响亮,热情得跟这天气不尽相符的歌声,这下马修明白他遇上了一个疯子——他实在是想象不出在这种天气还能放声唱歌的除了疯子还能有什么人。歌声是变调的本周iTunes榜单排名第一的流行乐,被雨里面朦胧的疯子哼得就像德彪西的月光曲。马修往雨里声音不大不小地喊了一句:“你很喜欢这样吗?”

没有人回答。声音消失在空荡的大街,疯子还是在唱他变调的歌。他走到马修跟前不远,抓住路灯的杆子,在路灯杆子上像圆规一样旋转。他从头到脚的衣服水花四溅,落在地上连着他的歌声一起泼洒,模糊了云层遮挡过昏暗的光线。马修认出这是电影里的镜头,会心地笑了。他还以为没有高中生会喜欢这样的老片子呢。马修把一只手臂伸进雨里。雨水顺着他的手臂流下来,他裸露的手臂在傍晚阴暗深灰的天空下尤显苍白。宝丽来,宝丽来,马修默念着,他看见的这个世界。

疯子戴着眼镜,镜片上满是水滴。他看上去似乎忘了自己身上穿着蓝色的Nike外套和球鞋,它们全都湿透,往下不停地淌着水。他手里握着一把收起的伞。

“不过,我挺喜欢你这样的。”马修知道他听不见,这句话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疯子突然停下来,走上商店门前的石阶,抓住马修的手臂,他的手相当暖和,让马修怀疑他在发高烧。疯子把他的伞扔下,叠在马修的伞上面,两把伞暧昧地依偎着。

“你好,我叫琼斯,阿尔弗雷德·F·琼斯。”面前的年轻人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他抬起他的脸,马修感觉面前的一切仿佛都在流淌溅落。马修看见眼镜片下面一双锐利的蓝眼睛,以及他Nike外套下的校服衣领。好啊,又一个考完疯了的。

“你好,马修·威廉姆斯。”马修的心跳就像百米冲刺,雨里的红绿灯,汽车奔流,雨刮往外溅着水。

“想到雨里跳个舞吗?”阿尔弗雷德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眼睛瞥到马修的旅行背包,微笑着吹了声口哨,“不错的背包。”

马修把背包扔在商店门前的水泥地上,一只脚踏进了雨里。就像你站在花洒前,满怀期待的温暖没有到来,却被浇了一头冷水。他本来就不该相信抒情歌曲里写的,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温暖的雨水!马修正准备退回去,阿尔弗雷德喊了一声,“噢!”,马修就被拉进了雨里。他嗅到雨的味道,雨水在地上舞蹈,在水泥地板上横冲直撞,欢呼着,自由!

自由。

他喜欢这种感觉,尤其是旁边还有一个笑得肆无忌惮的家伙,站在这条在雨里如获新生的大街上。他被淋得直打寒噤,于是他抓住阿尔弗雷德暖和的手。他不会跳踢踏舞,所以他只有一种笨拙地抬腿踩地面还要提防摔倒的滑稽舞步。但是没有人在看,所以管他呢!

他们在路灯边追逐,谁也没有摔倒。他们是灰色海洋中的两尾鲷鱼,所到之处溅起飞舞的水花。马修上气不接下气,还是在喉咙里对着阿尔弗雷德发出了断断续续的一个短句:“我坐在云朵上唱歌呢!”他们踩起来的水花洗刷了红色的消防栓。马修的腹部冷得战栗,但是他相信那是开心得发抖。他们跑进咖啡店。

咖啡店里的每一个人都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牵着手的浑身湿透的阿尔弗雷德和马修。马修有点胆怯地躲避着人们的目光,阿尔弗雷德则欢快地朝人群吹着口哨,不久人们就把目光转回去,继续他们的低语,交谈,他们不过是在浪费时间罢了。人群中弥漫着无聊的气息,阴云笼罩着咖啡馆的木天花板。但是暴雨在橱窗外载歌载舞,把它的欢乐甩在透明玻璃上。谁还听得见那些音响里放着的靡靡之音呢!

马修看着咖啡店里站着的人,忽然感谢起这个空座位。它靠窗,旁边还有一棵芥末绿的假盆栽。阿尔弗雷德张望着四周站着看报纸的人,今天他要了不加糖的蓝山,在他的记忆里从十三岁他在楼下的小咖啡店偷着喝兴奋剂饮料开始他的清单就没有这么短过,店员都有些吃惊了。美国人喝咖啡都是这么刁钻。他用手指关节扣着桌面对马修说:“这座位简直像是他们留给我们的嘛。”

    人们继续喝着咖啡低语,时不时有异样的目光转向阿尔弗雷德和马修,但是他们看不见,只听见对方的声音——不时穿插着货车溅起水花的声音。

马修的左手和阿尔弗雷德的右手在桌子上端着咖啡,他们谈笑风生,讨论着这个城市里在哪里可以买到便宜又扎得漂漂亮亮的花束,街角有一个风趣幽默的流浪汉,可以看见森林和山峦的一角。马修喜欢中央大街尽头的那个雕塑,那个年轻人戴着帽子抽着烟凝视远方。阿尔弗雷德举起手发誓中央车站对面街道的一家浅绿色装潢的快餐店里看可以不用预定买到最好吃的墨西哥卷,马修则坚持说那家的松饼烤得一绝;马修的右手和阿尔弗雷德的左手在桌子下面十指相扣,衣服袖子里的水顺着手臂流到他们的手心,这场雨在桌子底下悄悄地下着。

太酷了,马修在他们刚好都停下交谈端起杯子的时候悄悄在骨瓷杯子里露出一个忍不住的笑容。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酷的人。不过他们的咖啡喝完了,马修悄悄松了松五指。

“我请。”阿尔弗雷德抽出手,把彻底淋湿的钞票放在账单旁边,然后把他的蓝山一饮而尽,他舔舔杯壁,马修也学着他的样子舔舐杯壁上的双倍糖浆拿铁。

他们牵着手走出咖啡店,走进购物商场。但是他们刚刚走进沃尔玛就被保安试图赶走——因为他们的衣服全都湿着在往下滴水,滴在沃尔玛的米色地板上。阿尔弗雷德牵着马修绕过保安在商场里一排排货架中间奔跑,他们穿过花花绿绿的食品货架。马修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湿透的连帽衫把他包裹住。他想起他刚刚梦呓般对阿尔弗雷德说过的话:

“我在云朵上唱歌呢。”

于是他真的哼起了歌,虽然他刚开始不知道他哼的是什么。一会儿之后阿尔弗雷德跟着他一起哼起来,他才想起来这是城市绿化洒水车在环绕马路时播放的音乐。

现在到大街上去,说不定就能看见一辆。阿尔弗雷德想,但是稍后他就否定了自己——别傻了,今天下雨呢。

马路上是匀速前进的车流,他们再次暴露在大雨里,红绿灯的提示音在深灰色的夕空下响彻十字路口,阿尔弗雷德对着红绿灯喊一声,嘿,城市的心跳!

“你知道我们现在要去哪儿吗?”阿尔弗雷德的声音被雨声,汽车的喇叭声和城市的心跳淹没,他讲得很用力,但是马修还是听不见。

马修把阿尔弗雷德拽到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比如绿化隔离带的后边,凑在阿尔弗雷德耳边说话,他好像有点感冒了:“我的背包,阿尔弗,我的背包!”

阿尔弗雷德这才想起来马修的背包落在商店门口了。那里还有他们的两把伞。

于是他们再次牵起手,跑进车流和水流里。

 

他们跑到商店前面停下,马修捡起背包,阿尔弗雷德捡起伞,他们的视线亮晶晶地撞在一起。也许是因为他们都想说些什么但是雨太大,谁都听不见,雨忽然变小了,变得特别柔软,就像云朵上的午后。他们可以用眼睛对话,也可以用嘴唇倾听。他们亲吻的时候眼镜碰在一起。

马修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他的脸上,他抱住了阿尔弗雷德涤纶材料的蓝色Nike外套,他闭着眼睛呼吸,直到自己肺里就像充满了雨水,咳嗽起来。阿尔弗雷德方才认识到自己太过放纵,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又猝不及防地迎来了第二个吻。马修把他推到屋檐下,他们吻了很久很久,中央大街依然就像一个无人岛,飘浮在水分子构成的梦里。

马修站在突然洒下的夕阳里,不知所措。他本来以为这场雨至少已经下了一个世纪,但现在天还没有黑。阿尔弗雷德就在他面前,金色头发,蓝色眼睛,眼镜上的水珠还没有干。他也是。

“你要去哪里呢?威廉姆斯先生。”

“我觉得,我大概会回家去。”马修·威廉姆斯歪歪头,“费城的确是个可爱的地方,但是夏天太热啦。今年12月我还要考一次SAT,可能中间也考一次ACT,我不知道我对费城的天气有没有可能改观了。我只知道12月加拿大肯定能把人鼻子冻下来。”

“你所到之处都是可爱的地方。”阿尔弗雷德脱下外套,做出一副抖斗牛披风的骑士姿态,马修想学着他的样子,但他的连帽卫衣湿透了,可真不那么好脱。

 

马修坐在中央大街的长椅上面,他的衣服还是湿漉漉地贴在身上,或许晚点他会换件干净的。他坐在阿尔弗雷德的旁边,捧着书本在路灯下读,看着日落后的天空渐渐变成紫罗兰色,日暮的天空再慢慢变成深蓝色的天鹅绒。

阿尔弗雷德眼镜上的水渍把路灯的光折射成汽油一样的色彩:“再告诉你一件事情,马蒂,其实我是那种可以带你到海滩冲浪的阳光男孩,但是碰巧今天下雨了,所以…”

金色卷发淋湿之后变得纤细卷曲,但是水都已经滴干净了。马修回答:“以后总会有好天气的,反正来日方长嘛。”

马修·威廉姆斯和阿尔弗雷德·F·琼斯一起坐在有点冷的云朵上,想着想着,他高兴地唱起歌来。

 

Fin.

-------------------------------

鸡哥哥生日快乐呀!

自己都被自己的ooc程度和幼稚用语震惊了……希望你可以不嫌弃!写这个的原因是很喜欢下大雨的天气,也想看他们在雨里跳踢踏舞w。

里面阿尔弗在雨里绕着路灯旋转唱歌的地方灵感来自《雨中曲》,这部电影刚好看完我就发高烧了,大概是脑子灌水了……但是是非常棒的电影!看得很开心!!

六月之前的雨下得一点都不刺激()

另外谢谢阅读_(:3」∠)_


评论(4)
热度(49)